本公司提供云消费机、连锁刷卡系统、食堂售饭机等产品及系统,厂家直销,如果需要请 消费机品牌,消费机系统,消费机品牌排行榜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

难忘的谭家港和五分场

资讯中心 云消费系统 评论

难忘谭家港二劳改队和东风盐化厂 李子胜整理 一、谭家港河北省第二劳改队的由来 1949年建国前夕,中央为稳定北京市的社会治安秩序,由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等部门把有顽伪身份而且既无正当职业以及闲散流杂人员进行了收容,便于管理,把他们集中到尚未开发的

难忘谭家港二劳改队和东风盐化厂

李子胜整理

一、谭家港河北省第二劳改队的由来

1949年建国前夕,中央为稳定北京市的社会治安秩序,由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等部门把有顽伪身份而且既无正当职业以及闲散流杂人员进行了收容,便于管理,把他们集中到尚未开发的沿海荒滩,进行开滩制盐。这样既有利于首都稳定,也有利于这些人员的基本生存。出于同一目的,北京周边原河北省的通县专区、保定、天津、沧州等地,对在押已决犯,也集中到此,这些人即成为后来河北省劳改二队的管理教育对象和主要劳动力。

1951年年初,3500多名劳改犯,240多名管教干部,四个连队(含一个骑兵连,后减员为一个骑兵排),一个营的武装看守部队,从永定河、潮白河工地来到了位于汉沽杨家泊附近的谭家港,开始修复日本人开辟的业已荒废的盐滩,累计整修洒金坨、海辛庄、谭家港的荒废盐滩31副,另外购买私人盐滩4副。

各级干部来源。以河北省公安厅及专区公安干警等业务骨干和五十年代由部队转业的干部组成的军转干部组成,具有军事化管理的一支队伍,这些公安干警和军转干部多是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自愿参加革命的老同志,是搞好党的事业的骨干力量。

改造和生产情况。在改造方面,由于管理严格,干部作风扎实,多年未发生犯人越狱、自杀、群殴等恶性事件,多年来被评为劳改系统先进单位,多次召开劳改战线现场会。生产业务方面,原盐生产连续多年超额完成生产任务,化工产品有氯化钾、氯化镁、溴素、元明粉等,还研制生产了用于国防的金属镁。因为在罪犯改造和盐业生产上一直是公安劳改系统先进单位,原公安部部长谢富治1964年曾视察河北省第二劳改队,并对二劳改队的工作给予肯定表扬。

二难忘的回忆:

1、骑兵连(后来是骑兵排),有三十几匹战马,负责在劳改犯到广阔盐滩劳动时,负责押送劳改犯们,武警部队则在劳动现场四角架起机关枪。骑兵连最多时只有两个排几十匹站马,最后只剩一个班。属于驻军是驻军山西的4528部队。那时学生们上学放学总看见犯人排着整齐的队伍穿着白粗布棉衣,我走在一条马路上,后面有解放军拿着枪跟着。

据传,有一位战士在执行任务时牺牲,他的坟头就在骑兵排训练场附近。骑兵排所处位置在老学校的北面,从教室的窗户就能看见战士们训练。院里靠近教室外有一个烈士坟。骑兵排的马舍是高高的大亙房,里面整齐地拴住一排排战马,有二十匹,四匹马一排。很多孩子们每天上午放学、下午上学都经过马舍,看看没人抓几把黑色的马豆放进口袋,撒腿就跑!马豆就是大黑豆,非常香,学生们课间休息还跳窗户去偷吃。上午上课时,老师在前面讲,窗外骑兵排的操场上,战士兵挥舞着马刀威舞着训练。

2、“菜园”记忆。因为地处偏远,为了改善职工生活,二劳改队购买了位于西庄坨以南的500亩土地,用于种植桃树、杏树、梨树、葡萄等多种果树,春夏时节还种植各种时令蔬菜瓜类,还饲养了奶牛、羊、猪、鸡、鸭、鹅等家畜家禽,这个小型农场被二劳改队人成为“菜园”,菜园的丰硕成果,让毗邻的汉沽农场等单位羡慕不已。文革前夕,谭家港二劳改队菜园拥有三匹优良军马,其中一匹力气很大,牛拉不动的东西,它很轻松可以拉动。还有一匹来自日本的棕黄色东洋公马,周边农村的母马慕名前来配种,收费不低,仍然门庭若市。汉沽农场打算用一台拖拉机交换,骑兵连没同意。文革开始后,一片混乱,三匹马被上级领导看上了,强行要走,后来东洋马因为饲养员外行,生病,以3000元的较低价格卖掉了。1960年二劳改队在大神堂村西兴建纳潮水门,派骑兵看守,二劳改队还有自己的渔铺,供给劳改队干部们各种海鲜,如螃蟹对虾什么的。

3、几位名医

在卫生方面,拥有一支有实力的医疗队伍。

劳改犯徐子武曾经留学日本,擅长西医,医术高明。据说徐医生身高不到一米六,夏天喜欢穿一字拖,这种拖鞋让大家觉得很新奇,此人很高傲,即使是管教干部找他看病,也得低三下四求他,不敢对他过分管教。

中医有名医玉田县人张玉出,针灸有武清县人崔国安,还有曾经在北戴河劳改系统疗养院人保健医生的,也曾是张作霖私人医生的,中西医兼修的李颖(据说相貌很像赵丹,很英俊)。西医方面,有白求恩亲传弟子薛晓光。还有原国民党部队的军医若干。因为有这些医术高明的医生,二劳改队卫生院很有名气,芦台、汉沽很多患者慕名前来求医。

有一个杨家泊妇女,做针线活时不慎把大枚针折断在体内,病人十分痛苦,家人已经绝望,因为本地风俗,不能让死者身后体内有金属异物,家人心存侥幸地抬着病人找到崔国安,当时已经古稀之年的崔国安,让其孙子施针,没一会儿,奇迹出现了,患者体内的断针竟然种子破土发芽一样,钻出皮肤,化险为夷。腹泻严重的病人,经崔国安针灸后,半日就能止住腹泻。

4、大窝棚新生盐场京剧团

二劳改队修滩开滩工作成功后,生产步入正轨,1952年至1959年期间,逢年过节都要排练文艺节目,从劳改人员里选出了一些能拉会唱的,排练京剧折子戏,河北省公安厅领导来视察工作时,非常支持京剧团,他们成了热心观众,领导给京剧团拨款,购买戏装、各种道具,在食堂搭起了一个小舞台,演员达到40多人。1956年已经形成京剧演出团体,定名为河北省大窝棚新生盐场京剧团。京剧团属于业余性质,对外演出,票价两毛钱,演职员边劳动边排练,其中少数演员曾经是京城京剧团的专业艺人,多数是爱好京剧的票友。他们勤学苦练,生旦净末丑各个行当都有一定水平。男旦曹志德,身段、扮相、唱腔都很好。扮演小生的唐文学,唱老生的胡燕、常子卿都是台柱子。乐队的司鼓刘占起,曾经是四大须生之一奚啸伯司鼓;琴师杨维德(原河北省京剧团,犯错误后到谭家港)曾给京剧名家杨荣环拉京二胡。他俩戏路宽,能说戏,被剧团演员尊称为老师。京剧团有一位叫南青山的,他的功夫了得,一个跟头能翻到舞台的天幕上。后来老了腰不行了。是剧团的鼓老儿,兼武功教练。他大姑娘南秋丽,唱、念、作、打于一身。后嫁到杨柳青。2000年已染重病,不久去世。二女儿南秋霞是保定评剧院一角儿子,三儿是南秋生,九十年代初去了俄罗斯,其妻是天津著名相声演员谢天顺的妹妹谢天福。

京剧团演出的《白蛇传》《望江亭》《凤还巢》《搜孤救孤》《三岔口》等传统剧目,叫座率很高。团长王文冲是剧务行家,也是文武场打击乐的能手,曾组织演员赴外地学习观摩,使得演出水平不断提高。1961年,京剧团领导从河北省艺术学校(保定)京剧科招来了几名毕业生。其中包括唱老生的吴本恒(时年虚岁十五岁),当时他已经分配到了邯郸市京剧团,经艺术学校校长协调,来到了谭家港。这批演员到来的前两年,没有工资,管吃管穿管住,每月只有2元钱零花钱。京剧团先后三次从河北省戏校招来了十几名学员。1962年还从汉沽评剧团调入几名演员。

省艺校的李艳云、李滨华、金少甫经常来谭家港说戏,并与演员们同台演出。京剧团慢慢开始脱产,集中吃住学习,每天五点起床吊嗓子练基本功,白天有四个小时的文化课,学习语文等课程,晚上多数时间有演出。频繁的时候,每周演出三四次。1962年开始,京剧团正式上演现代戏,先后排练上演了《八一风暴》《芦荡火种》《江姐》《雷锋》等,中青年演员有杨振奎、程奎胜、郭瑞芳、田刚、吴本恒等。京剧团常到谭家港周边的农渔村,以及芦台汉沽甚至乐亭、大清河劳改队演出,受到群众热烈欢迎。深入农渔村演出时,一演就是半个月,管吃住,因为没有什么音响设备,演出完全靠演员深厚的艺术功力。每次在农渔村演出,都是人山人海。

1964年底,形势变化,领导更换,加之不允许二劳改队拥有独立的剧团,京剧团被迫解散,演职员分配到场属各个单位,一部分调回原籍或者去了南堡盐场。在总队居住的每家每户都分得了京剧作为四旧的许多衣物。二劳改队领导里,行政级别最高的老干部是袁新之,行政十四级,二劳改队党委书记,杨庆丰是总队长,十四级。王振海、刘志春副总队长,最早的总队长叫李彦田。是高级干部,行政十二级,后调到公安部了。当时二劳改队与汉沽是平级的。二劳改队调出谭家港后,只有楊庆峰陆平留在了汉沽。

因为谭家港二劳改队生活文化医疗都很优越,河北省公安系统的干部每年都到这里疗养。不少干部子女来这里就业。

5、二劳改队篮球队:

二劳改队篮球队队员由管教干部以及制盐厂工人组成,实力很强。蓝球队主要成员:大刘、二刘、大李、二李、大于子、小贺、大田。大刘还是露天电影放映员,高大英俊,给大家服务多年,给五场生活过的人们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大李身材高大,像穆铁柱,两只大鞋子就像两个大笸箩。

6劳改犯里的名人唐紫园:

唐紫园,名宗芳(房),字紫园,生于1894年3月12日,原籍直隶宁河县双桥村(今滨海新区汉沽)。唐紫园幼年家庭生活并不富裕,经济来源主要靠他的父亲在大神堂村开了一个经营海味的杂货店。有了这个杂货店,经济条件较比一般渔户要好一些,虽然是一个10口之家,但也有条件供孩子们读书。

唐紫园开始在乡村私塾读书,因他在乡村私塾学习成绩优异,成为同年学生中的佼佼者。在民国初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天津南开学校(今南开中学)。据其后人回忆,在该校上学,仅每个月的伙食费就需15块银元。为节省伙食费减轻家庭经济负担,唐紫园每当回家就带一些红高粱饽饽和咸菜干。由于刻苦读书,饮食不好,上学期间患了肺病,并且大口吐血,只好休学在家。休养一年,病愈后复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考入河北省立工业学院应用化学系。1918年,毕业留校任中专班教员。1919年在黄海化学研究社专门从事研究工作,后来到塘沽久大再制盐场(厂)担任化验员。在军阀混战的乱世之秋,唐紫园无奈地离开了化学研究工作,于1920年回到家乡宁河县,到宁河中学(今芦台一中)任教员。

1924年,在实业救国思想影响下,唐紫园利用自己所学专长,兴办化学工业,以中华民族工业夺回被外国垄断的市场。当时吴蕴初在上海首创天源化学厂,范旭东和侯德榜在塘沽创办了永利碱厂和久大再制盐场(厂)。他和湖南人聂汤谷等合资筹办“渤海化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汉沽工厂”,简称渤海化学厂。按照当时北洋政府规定,百里范围内不准重建同类产品的化工厂,其目的是保护已建的化工厂。当时塘沽已有永利碱厂,不能在塘沽选址,后来选定在汉沽。

初期建厂,技术和原料不成问题,只是筹措资金十分困难。湖南籍的聂汤谷与北京达仁堂药店老板乐松生关系密切,经过聂的说服动员,达仁堂药店成了渤海化学厂的主要股东。唐紫园世居双桥村,与滩灶户的富户桐裕成关系不错,他邀桐裕成、张象言、张秀珊出资入股。据资料记载,初期建厂共入资金50万元。民国十五年(公元1926年)正式投产。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均为股东,按投资多少推举董事长,随后公摊天津达仁堂药店老板乐松生为董事长,名为渤海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聂汤谷、杨公庶为常务董事,聂汤谷为总经理,公司总部设在天津,渤海化学总厂设在汉沽,唐紫园任厂长兼技师。工厂初建,效益很好,先后生产出干曹达(无水芒硝)、元明粉、泡花碱、硫化碱、碳酸钙、盐酸等,产品销路畅通,获利丰厚。这个厂,成了汉沽民族化学工业的第一厂,它同上海天源和塘沽永利碱厂,成为中国民族化工企业的摇篮。

随着生产的发展和市场的需求,从1928年开始陆续增资,不断开发新产品,1928年增资5万银元扩大无水芒硝生产,1929年又增资30万银元发展泡花碱、碳酸钙、碳酸镁的生产,1930年又增资30万银元发展盐酸生产,1933年增资60万银元,进行碳酸钠(碱面)生产。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本全面侵占华北,民族工业受到严重打击,特别是在1938年筹建东洋株式会社(天津化工厂前身)之前,日本强行挤压,欲收购渤海化学厂。因为该厂已抵押给中国银行,在1938年由中国银行委托李鹤先以厂主身份与日本人签约,被强行收购,与东洋化学厂合并。1928年唐紫园邀集了宁河中学教师张壮谊、永利碱厂工程师苗镇民、芦台完小教师崔锡麟(汉沽人)等,研究商讨筹建芦台电灯房,以解决全镇的照明问题,当时定名为“芦台济光点灯股份有限公司”。由于资金不足,两台发电机是由唐紫园出面向永利碱厂借来的,厂房占地是租用的,租金每年4元银币。唐紫园创办的济光点灯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较早经营电力照明民族企业之一,大约经营了三年多,由于资金不足,经营管理不力,连年亏损,最后倒闭。

唐紫园曾在宁河中学任教4年多,后来又兼任宁河中学的教务主任,从1929年兼任宁河县教育局长。他在宁河县知识分子界很有影响,抗日战争胜利后,于1946年9月,他当选了宁河县临时参议会议长。1946年6月兼任宁河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这是国民党地方军事建制。日军投降后,国民党政府多方积蓄力量挑起内战。唐紫园在担任县议长和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期间,同县长刘会文共谋,征收附加税5亿元(法币)左右,购买大批武器弹药,准备反动武装“自卫队”修建炮楼工事,妄图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解放战争。1947年秋,宁河县国民党代表大会选举唐紫园为国大代表。1948年3月,唐紫园参加了南京“国民代表大会”。唐紫园所学化工专业,在建国初期经济恢复阶段,很需要他这样的人才投身到新中国的化工建设中去。1950年东北人民政府工业部赵部长邀请他到大连皮子窝化工厂当工程师,几经磋商都遭到拒绝,使他失去了一次极好的机会。

1951年2月,全国性镇反运动开始,唐紫园因历史任伪职问题,被汉沽镇公安局逮捕。此时,他的儿子曾到中央轻工业部找到唐紫园故交李烛尘部长,但为时已晚,李说:“你父亲解放后太消极了……他不肯为人民政府工作怎么行呢?”结果,经汉沽镇人民法院审理,以反革命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送交河北省第二劳改管教总队改造。改造期间,他的认罪态度较好,积极利用自己所学专长为化工厂筹建出力。他受到政府异于一般犯人的对待,为他发挥专长创造了宽松条件。劳改二队在谭家港开辟盐田筹建化工厂,让他参加化验室的研究工作,政府充分信任他,只要他在设计和建设厂房、安装设备等方面提出意见和建议,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政府都给有力支持。由于他的设计合理、施工科学,使“新生化工厂”很快建成投产,该厂生产的“劳”字牌元明粉、氧化镁和再制盐等产品,以优质价廉畅销全国。鉴于他在改造期间的立功表现,1954年12月,汉沽市人民法院报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减刑,改判有期徒刑15年。在此期间,唐紫园因中枢神经受到刺激,造成大脑机能紊乱而患上了癫痫病。在第二劳改队书记李砚田和厂长张赫云的关照下,由医生护送到天津总医院治疗,一个月后康复出院,唐紫园及其家属都非常感谢政府对他的关怀。1957年,经过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予以假释回家。在家养病期间,厂领导多次登门看望他,政府的关怀使他深受感动。1959年他又回到新生化工厂主持化验室的工作,明确他享受工程师的待遇,可以不坐办公室,可以在家中搞书籍翻译。在此期间,苏联专家到厂参观,也请他参加接见。由于他忘我地工作,用脑过度,身体恶化,不幸于1960年10月10日病故。遵照他的遗嘱,将其遗体葬在化工厂旁边,表示死后也要看着工厂的发展。

7、几位奇人:

卖大枚针算卦的魏庄盲人。魏庄有个盲人,姓董,娶杨家泊一个盲女(未核实)结婚,生育三男一女,均健康。生了孩子以后,家里人帮助带孩子以外,孩子小时自己也带,把孩子放在大陶瓷盆,便于管理。平时这个盲人到四六八村卖大枚针,钓鱼钩,耗子药,虱子药。一次,有人恶作剧,路上故意和他走了个对面,恶作剧的人先说:咋走的?我瞎你也瞎?!两句话过后,就被魏庄盲人发现破绽,抡起盲杖就打。有人说,盲人见面有“行话”,不知真假。这位盲人,在那个年代,以卖鱼钩、虱子药、大枚针的名义作掩护,走街串户偷偷摸摸算卦赚钱,拉家带口也实属无奈和不易。据老一辈亲眼所见,盲人学艺很是辛苦,比常人上私塾或洋学堂都难。老师学生口耳相传,其中的玄机还不能随便公开。据说老师傅传授技艺很是严苛,关好门窗授课,村里有好事的孩童偷听,甚至能被老师发觉,盲人听力一般比较强(代偿功能),一旦发觉有人偷听,老师挥舞盲杖一通乱打。老师傅要求学生背述所学内容,稍有不熟,老师便用一根一头结节的大粗绳子抽打,然后讲解、再提问。正常人生活不易,盲障人士生活的艰辛也值得同情。

这对盲人夫妇的长子,学习成绩好,考上了汉沽师范学校,当了教师。后因为他老婆重男轻女,生了三个闺女后还要继续超生,被开除出教师队伍,离婚后后下海经商,比较成功。二子三子平稳度日,日子也过得殷实。小女儿本事最大,南下经商,积累了很多财富。

杨家泊有一健康人,有点好逸恶劳,看见人家靠算卦也能轻松挣钱,于是,假扮盲人,去东李自古算卦。进了一家,一老太太来算卦,带着的孙子比较顽皮,被老太太推搡几下,此时正有公鸡啼鸣,于是,卦辞出口而出:大公鸡咯咯叫,你老的脾气有点爆……。一下拉近了距离,增加了信度。可此时,又一邻居出现,这妇女是杨家泊住家的(里自古媳妇,杨家泊娘家),认出了算卦先生,是娘家村里的,续着还应该叫二哥。但不直接挑明。故意问,先生算的这么准,有点眼熟,是本地人吧。假盲人,眯着眼睛一看,心说不好,赶紧打岔:用外地口音说,不不不,我是外县的。妇女说,那挺远的吧,也该早点回家了……,假盲人也怕耽误了即将到手的卦钱,连忙说:不远,不远,五里路……杨家泊距离东李自沽正好五华里。

东庄坨的傻子。在二劳改队通向再生制盐厂的马路上,总能看到一个相貌奇怪的人,他穿着褴褛的衣服,跛着一只脚,背一个粪兜子,沿路拾马粪。他当时大概接近三十岁吧,个子不低,脑袋特别大,好像年画里的老寿星的脑袋,大脑门像个丰硕的葫芦肚子。他的嘴总是合不拢,嘴角总挂着亮晶晶的涎水。每次他出现,都会引起人们注意,孩子们会用小石头子扔他,其实就是吓唬他。石子顶多落在他的脚底下或者被他笨拙地躲开。尽管如此,他仍然被吓得全身哆嗦,身体怯怯地尽量往后面闪躲,脸上的表情很恐惧的样子,之后,就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好像被孙悟空施了魔法,恐惧到了极点时,他会嗷嗷叫唤着,咬自己的手,此时,孩子们就会被他的样子吓跑了。

这位傻子其实是个有神算绝技的人,大人们总是爱问他关于鸡兔同笼问题,比如一山兔子一山鸡,要数头三千六,要数腿一万一,问你共有多少兔子多少鸡。他每次都准确答出答案:兔子一千九,鸡一千七。这位傻子神算叫张连亭。他出生于1950年,属虎。张连亭出生后,一切正常。

张连亭的大妈在张连亭出生之前,接连生了两个女孩,张连亭是长孙,全家对他视若珍宝。由于奶奶溺爱孙子,怕孩子冻着,盖被子多,结果把孩子捂发烧了,高烧到抽疯,后经多方医治,落下终生残疾,他的脑袋特别大,腿软,走路不稳;但是他的智力非常好,很会说话。张连亭的爷爷张春才,能写会算,珠算打得很棒,还会一手速算绝活:袖褪金。张连亭到了八岁,去学校上学,可是他上课拿不住笔不能写字,加之走路也不稳,只好待在家。他的爷爷就教他古代算术和袖褪金的技能,盼望他凭此生存下去。张连亭心算和袖褪金计算,快而且准,非常人能比,但是,他一接触实际生活,就不行了,例如,给他十几个硬币,叫他数数,他都数不过来。成人后,因为身体残疾,不能参加集体劳动,他只能推着小车,在野外拾柴,挖野菜,或者去谭家洚拾马粪。随着社会的发展,他爷爷传授给他的生存技艺,早就失去了实用意义。

张连亭一辈子未婚,一直跟着父母生活,他的两个弟弟分家另过后,父母身体也不好了,由当时的村干部操办,把他送进了杨家泊镇敬老院。在敬老院,他的生活很好,但因为身患各种疾病,于2002年病故,享年五十三岁。前几年,家人为他操办了冥婚,与本村一个孤女坟掩埋的傻姑娘结为阴亲,孤女的骨殖和张连亭的合葬在一起了。

令孩子们都害怕的刘邦存。那时,小孩们最怕的人有刘邦存。刘邦存在“圈里”(劳改犯们干活的地方)南面看园子,他养的狗常偷吃他鸡下的蛋。此人蓬头散发、嘻嘻哈哈,会学鸟叫、狼叫。1.6多米有点胖,看货场,疯疯癫癫,是个老干部。爱喝酒、高兴讲故事,惹着他就会骂人打人,不爱刮胡子,头发花白,唐山口音。他大腿有枪伤,二等乙残废军。干部待遇,收入高,孤身一人生活,喜欢喝酒,在自己的住处泡了很多蛇酒。他在野地里抓了蛇,用手捋一捋,就泡进酒罐子。小孩子们不听话,又哭又闹,大人们就用刘邦存吓唬孩子说:“你再哭,刘邦存就来了!”孩子们立马止住了哭泣。

三、二劳改队迁出谭家港

长芦汉沽盐场对繁荣兴旺的谭家港二劳改队盐场一直有吞并之心,五十年代就给全国总工会、劳动部等国家部门去函,要求把劳改犯以及刑满释放人员一律迁走,但始终未能如愿。六十年代各级部门调换干部之际,长芦汉沽盐场又以规划盐业生产为由。提出把二劳改队盐场并入汉沽盐场,1969年,因为战备需要,也是在汉沽盐场的不懈努力下,河北省第二劳改队终于迁出谭家港,二劳改队所办的新生盐化厂,更名为天津市东风盐化厂,隶属天津二轻局。1977年东风盐化厂更名为汉沽区东风盐化厂,正式并入汉沽盐场。1978年更名为汉沽盐场第二化学厂。

四、1970年分配来的“天津小工人”

“天津小工人”是指1970年从天津市区分配来的五百多位初高中毕业生,他们的到来,如同出来了一阵新鲜的城市之春风。他们到来以后,这里的年轻人纷纷模仿他们时尚的衣着。当时大概来了八十多个女生,其余都是男生。后来,随着他们融入了这块咸土地,他们当中有的人娶了本地的姑娘,有的嫁了当地的小伙。但大部分人于1975年之后陆续返回了天津市区。

因为他们刚工作时,管理他们的人很多就是二劳改队专业干部,都是部队作风,军事化管理,很多学生很不适应。有一位天津小工人后来回忆,制盐厂经常组织天津小工人们去海边的大神堂村拉练,锻炼徒步行军,要求和部队一样,要把被子打成豆腐块背着,被子上还有脸盆洗漱用具,很多学生走得脚上起泡。有的人为了少打一个行李,夜晚睡觉时干脆两人一被窝,节省起床后整理被褥的时间。

很多天津小工人里的男生被分配到了滩地,干的活就是刚迁走的劳改犯干的活。他们对盐场的印象好像不是太好。宣传队的一些老人们挺好的,尽是戏校来的,他们这班人里很有故事。自打我离开宣传队,到了修配厂、储运场,直到调回天津市区。

整五年。这些学生大多数很荒废了青春时光。那些来自天津市区的男生因为干的超负荷的体力活,有的已经落下严重的腰肌劳损。

那时候,青年人精力旺盛,工作之余无事可干,当地年轻人学天津小工人穿衣服,又不服气,找个茬就打,一叫就是好几十口子人,约时间,约地点,打群架,谁也不服谁,打群架成了那时青年人主要的业余生活。

五、三个聚落和唐山大地震

这里有三个居民聚落,距离都不远,分别是:总队、新房子、新村。唐山大地震时,绝大多数居民宿舍没有倒塌,涌现了很多抗震救灾的先进人物。

六、五分场子弟学校

五分场子弟学校向北从盐化厂附近搬迁到了距离原校址五百多米的新房子对面,当时的校领导和教师有:王秋荫,戴会芳,梁治周,李佳,周明朗,柴泊珍,黄秀荣,李朋英,李秀兰,王宝云,张家荣,李洪春,封敏会,杨秀珉,刘泽海,李淑珍,赵薇,于全珍,袁秋荣,王士芬,杨荣勋,丁进才,朱忠铠,黄小娟,夏会茹,张菊芬,冯中才等。冯中才、杨荣勋两位老师于唐山大地震罹难,杨荣勋小楷写得很好。

学校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二年级,每个年级基本是一个班。很多学生都很优秀,他们陆续升入了天津市重点中学汉沽一中等学校,然后考入了名牌大学。

七、世外桃源——五分场的消失

1980年开始,很多在人调离了东风盐化厂,有的调入汉沽盐场的其他单位,有的调回了河北省原籍,三个聚落逐渐没人居住。如今,这里的房屋基本都拆毁,原居住地、学校,都挖成了养虾池。

附录:

谭家港河北省第二劳改总队历史变迁大事记:

1、解放后,由日本侵占时期“兴芦开滩公店”所开谭家港附近荒废盐滩,先后由北京市公安总队鸿兴制盐厂、天津专区公安处新兴制盐厂、河北省公安厅更生制盐厂所恢复。

2、1952年5月,河北省劳改总队接收更生制盐厂,同年8月接收新兴、新生制盐厂。

3、1952年6月,北京市公安总队鸿兴制盐厂改称国营清河制盐厂。

4、1953年5月,为河北省劳改总队接收。

5、1954年河北省劳改总队所管盐田定名为地方国营河北省制盐厂。1955年改称河北省地方国营新生第一盐厂。

6、1956年,改称河北省地方国营汉沽新生盐厂。1958年改称河北省地方国营长芦大窝棚新生盐厂。

7、1969年移交天津市汉沽区,劳改犯调出,由天津市调配工人入厂(1970年,谭家港分配来五百多名天津市区中学毕业生)。

8、1970年11月改称天津市汉沽区东风盐化厂。

9、1970年,500多名青年学生从天津市区分配到了东风盐化厂。

10、1974年1月移交天津市一轻局,8月改称天津市东风盐化厂。

11、1975年,分配到东风盐化厂的天津市区学生陆续返城。

12、1977年1月合并于天津汉沽盐场,改称五分场,同年11月又改称白庄结晶区指挥部。

13、1981年1月恢复五分场名称

14、1985年,改称三分场。

喜欢 (0) or 分享 (0)